当前位置:首页>别墅装修> 运动 >详细
运动
观澜湖副主席朱鼎耀:没和爸爸打球非常遗憾

虽然“中国高尔夫之父”朱树豪离开人世两年,但在朱鼎耀心中,爸爸一直没有走,没有离开我们,没有离开观澜湖。观澜湖副主席朱鼎耀日前接受《高尔夫大师》采访时表示,自己最遗憾就是没和爸爸一起打球 。

时光飞逝,爸爸已经走了两年多。时至今日,在我的心中,爸爸一直没有走,没有离开我们,没有离开观澜湖。因为观澜湖的一石一木、一花一草,都凝聚了他的毕生心血,看到这里的青山绿水,好像就看到了他的音容笑貌一样。

作为被誉为“中国高尔夫之父”朱树豪的儿子,很多人都以为我含着金钥匙出生,过着养尊处优、富足无忧的贵公子生活。其实,从小到现在,我一直觉得“富二代”的标签并不适合我,因为爸爸从我出生起就成了一位“严父”,让我感受了人生的点点滴滴。

小时候,我便被爸爸送到加拿大求学和生活,但那里绝不是迪斯尼乐园。他总是把我“扔”到一个最困难的地方,然后让我自己去生活,干着洗车、拔草、铲雪、超市和餐厅服务员等杂工。

最让我没齿难忘的一段经历是,7岁的时候,一次我已经游完泳、洗完澡、换好衣服出来,突然之间爸爸却直接推我下水。我没有哭,直接就在泳池里游泳了,在一旁的爸爸也没有安慰,他看着我说:“我知道你会游泳了。”这件事给我很大的启迪:人生也是这样,做人要靠自己奋斗,被人推下水,但是如果我会游泳的话,那么我就不用害怕。

与其他同龄人比起来,我的童年生活貌似过得有点“苦”,但是我从来不会生爸爸的气,也没有跟爸爸发生争吵。一方面,我根植于很传统的家庭,孩子一定会尊重长辈;另一方面,我没有觉得爸爸错了,爸爸永远都是对的。

我相信,爸爸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走弯路,只会给孩子最好的方向,并告诉孩子用最好的方法、最直接的道路和最快的速度去完成它。这一点,我从来没有怀疑过,所以也不会发问。

就像高尔夫球道,不管是左拐还是右拐,但是对于一个球手来说,需要用最少的杆数来完成它,爸爸给我们指引的就是最快捷的道路。

观澜湖副主席朱鼎耀

在我的成长经历中,爸爸很少会谈到我今天怎么样、吃得怎样等生活方面的事情,可能在前十秒是聊天,后面就转到工作了。从我小时候开始,和爸爸接触最多的就是工作、公司的发展以及怎么处理不同的难题。我经常会去爸爸的办公室,参加他的会议和应酬,学习他的处理方式和管理办法。

了解我的人都知道,我很喜欢打高尔夫球,球技也不错,我曾有过当职业球手的念头。但是爸爸当时为我分析,做一个高尔夫企业的管理者,可以引领这个行业的走向;而选择做一名球手,可以非常优秀,但更多的是个人的成功。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和促进,可能是作为一个管理者的贡献会更大。

从现在来看,我更加觉得爸爸的话非常正确。比如,在刚刚颁布的世界高尔夫权力榜,世界第一泰格-伍兹位居第17位,但是哥哥朱鼎健和我却排到了第10位。虽然排行榜不是绝对的,但是从一个层面验证了爸爸准确的判断。

爸爸给我的最大帮助是,将中西的高尔夫文化和产业贯通起来,一方面将世界的高尔夫文化、礼仪、传统和竞赛等带入中国,另一方面带领中国的高尔夫产业进入世界范畴。

不幸的是,爸爸在2007年被诊断患重病。我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,我要继续努力工作,要更快地实现他的梦想、他的观澜湖梦。我没有因此害怕,当时最大的失落在于,我开始思考,除了工作,人生是不是还有更多的事情。爸爸创造了世界上最大的高尔夫球会,但是他自己却不打球,没有好好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。

我的梦想是跟我的爸爸打一场高尔夫球。我记得,那时正是“非典”期间,球会举办一场非常重要的赛事,本来赛事的开球典礼是开杆,但是爸爸不会打球,我们就改为推杆。推杆比较容易。当时我就在他的办公室教他,这是我唯一一次跟爸爸打高尔夫。

作为儿子,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和爸爸享受更多的亲子时间。他的一生,全部投入进了工作、事业和国家。他真的是一个很伟大的爸爸,不仅仅是对他的家庭,还有对企业、国家也是如此。在他的朋友当中,没有一个人批评过他,一个都没有。能做到这一点,真的非常难得。

相关阅读